螺旋盖V.S.橡木塞 - Cork or Screw Cap?

posted 11 Jan 2013, 20:24 by Kandy Wclub   [ updated 12 Jan 2013, 04:03 by wines kensington ]
Screw Cap or Cork, which one is better? Let's have a look at what the Australia Wine Industry says.



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最负盛名的荣誉,2012年度的莫里斯.奥谢奖(THE MAURICE O’SHEA AWARD),被授予给了螺旋盖技术的倡导者——一群率先在澳大利亚引进和推广螺旋盖技术的人,表彰他们成功引进该技术和为提高澳大利亚葡萄酒品质所做出的贡献。

莫里斯.奥谢奖由迈克威廉酒庄设立于1990年,以纪念澳大利亚杰出的酿酒师莫里斯.奥谢(MAURICE O’SHEA 1897-1956,乐山酒厂的创始人,后由迈克威廉酒庄收购并成为他们的酿酒师)。该奖项每年授予一次,颁给那些为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做出历史性贡献的个人、品牌、机构和实体。该奖自建立以来,分别由澳大利亚一些知名的行业人士和机构获得过:奔富农庄的酿酒师麦克斯.舒伯特Max Schubert(1990),莱恩.埃文斯Len Evans(1991), 詹姆斯.哈利德James Halliday(1995),澳大利亚葡萄酒研究学院Australia Wine Research Institute (2002),等等。

在2012年10月23日的颁奖晚宴上,克莱尔谷的酿酒师、葡萄酒教育家和螺旋盖的长期倡导者杰夫瑞.格罗塞特Jeffery Grosset 代表这一集体接受了该奖项。

在我们的传统观念里,葡萄酒都是木塞封瓶的。然后,当你漫步澳大利亚林林总总的葡萄酒专卖门店(Bottle shop),以及大大小小的酒庄门店(Cellar door)的时候,你会发现这里的葡萄酒85%以上都是螺旋盖(Screw cap)封瓶的。

为什么他们要选择螺旋盖?是不是品质较低的葡萄酒才用螺旋盖封瓶?究竟是螺旋盖好,还是木塞好?为什么2012年度莫里斯.奥谢奖这一殊荣要颁给推广螺旋盖技术的群体?螺旋盖究竟在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行业发展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经过查阅一些澳大利亚葡萄酒历史以及封瓶技术发展等的资料,我大体得到了这么些概念。

螺旋盖技术最早使用于1959年,称作Stelcap-vin,由法国的Le Bouchage Mechanique (LBM)生产,当时被证明可用在烈酒和利口酒的封瓶上。

1970年,澳大利亚的ACI公司(Australia consolidated industries ltd)获得了该产品的生产权,并做改进和更名为Stelvin (我们现在所熟知的斯蒂文螺帽)。 Stelcap 和 Stevin的区别主要是瓶盖里面的软垫的材质不同。

从1973年起,包括御兰堡(Yalumba),哈迪斯(Hardys),迈克威廉(Mcwilliams),奔富(Penfolds),赛博特(Seppelt),布朗兄弟(Brown Brother),拓比尔克(Tahbilk)在内的一些酒庄参与了螺旋盖技术的开发和验证工作,并于1976年首次运用于商业。

然而,当时的市场对于木塞封瓶的缺陷还知之甚少,同时澳大利亚没有相配套的生产线和酒瓶予以支持,向法国订购需要一定的起订量(大概是20万瓶),同时消费者对这一新兴技术也并不买账,所以这一技术并没有得到积极推广,原本一些已经采用螺旋盖封瓶的酒厂也换回了木塞。直到2000年,痛心于橡木塞污染造成的优质葡萄酒的损失,一批来自克莱尔谷的酿酒师决定联合起来,对他们新发行的葡萄酒——主要是雷司令葡萄酒采用螺旋盖技术。

杰夫瑞.格罗塞特Jeffrey Grosset,来自克莱尔谷的澳大利亚最优秀的酿酒师之一,对他的整个系列的葡萄酒,包括红葡萄酒,都采用螺旋盖封瓶,以鼓励克莱尔谷其他的酿酒师跟进。从此螺旋盖开始在澳洲得到迅猛发展,2001年新西兰也跟进这一技术,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70%的葡萄酒采用了螺旋盖封瓶。

尽管熟视了澳大利亚螺旋盖封瓶的葡萄酒,我们却对其原因知之甚少。

在走访酒庄的时候,我们也经常会向庄主或者酿酒师提出关于螺旋盖和木塞的问题,其中记忆犹新的是,2012年5月访问拓比尔克酒庄Tahbilk的时候,向我们作酒庄介绍的Tim Purbrick说,市场数据显示,采用木塞的葡萄酒销售,至少有平均5%的损失来自于橡木塞污染,无法避免。消费者对这些酒的投诉不仅导致了经济的损失,还损害了品牌的形象。他们愿意用这5%的成本来改进封瓶技术,而试验的结果螺旋盖是目前最好的替代,以及在未来5年内酒庄有100%取代木塞的计划;2012年11月访问布朗兄弟酒庄Brown Brothers的时候,庄主Ross Brown 甚至断言,他认为澳大利亚整个行业在未来的5-10年内将全部由螺旋盖所取代。针对这个问题,他后来还专门给我转了一篇James Halliday新发布的文章——为什么我说那些木塞的捍卫者错了。

为什么木塞的捍卫者他们错了?

前面已经提到过,让克莱尔谷酿酒师痛下决心改用螺旋盖的起因是大批优质葡萄酒受到橡木塞污染,据不完全统计平均有约5-8%的葡萄酒受到橡木塞污染;另一方面,最困扰和比例最高的还是随机性氧化问题。以适于陈年的猎人谷赛美蓉为例,知名酒庄Brokenwood, mcwilliams 和 Tyrrell都承认,即使是采用最好品质的原木木塞,在最理想的储存条件下,存放5年的葡萄酒中会有1/3颜色过速氧化,剩下的2/3随着时间的延长也会发生,尽管比例会有所降低。

这个问题不仅仅发生在澳大利亚的白葡萄酒上,来自法国勃艮弟的白葡萄酒也同样无法幸免,自1980S中期之后饱受随机氧化困扰。因而美国葡萄酒作家Bill Nanson在他的著作《勃艮弟佳酿》the finest wines of burgundy中这样描述,“无处不在的氧化,使得购买1994-2004年间的葡萄酒,就像是中彩一样。只花你能承受得起的(损失)。

其实木塞装的红葡萄酒也会面临氧化的问题,只是红葡萄酒自身的特质延缓了这一过程,并且更难被发觉。

打开木塞装的葡萄酒,会是一个很艺术的过程,而且还有"嘣”的一声优雅的响声;木塞也是纯天然的物质。我们习惯了所享用的大部分优质的葡萄酒都是木塞封瓶的,但是难以杜绝的木塞污染,尤其是随机性氧化,让一部分澳大利亚行业志士不再忍受,并决意改变。

今天,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的最高殊荣颁给了这么一群致力于推进螺旋盖技术的团体,是对他们努力的最大肯定,也是感谢他们为提升澳大利亚葡萄酒品质和形象所做的贡献。然而,正如杰夫瑞.格罗塞特Jeffery Grosset在受奖致词中所说的那样,在庆祝获此殊荣的同时,我们还看到,尽管在澳大利亚本土市场上有95%以上的优质葡萄酒都采用了螺旋盖封瓶,但是在出口市场上,我们还远远没有做到。尤其是对中国,一个非常巨大的潜在出口市场,我们只是在满足他们的要求并提供他们想要的(木塞装葡萄酒),并没有如当年对日本市场一样尽力游说我们的螺旋盖技术。

可以理解,一个企业想要在新市场立足,首先考虑的是生存的问题,其次才是其文化和价值的传输。而且,随流而动总是比引导说服容易,大部分的市场人员倾向于满足大众的要求,而不愿意去花时间和精力引导和说服客户。然而,只有文化和价值深植于消费者的品牌才能走得久远。

随流而动和引导说服兼顾,或许不乏是一种策略。肯辛顿葡萄酒在推出了系列葡萄酒产品并得到消费者的认可以后,在2011年和2012年也陆续推出了3款螺旋盖封瓶的葡萄酒,力图把真正的澳大利亚风格传递给消费者。其中2009赤霞珠葡萄酒来自知名的猎人谷产区,而2008西拉则出自维多利亚知名的阿尔派谷,这两款葡萄酒都是产区的典型代表,不仅适宜现饮,也可存放上几年慢慢品用。螺旋盖封瓶的葡萄酒储存和享用起来都比较方便,哪怕身边没有软木开瓶器,也不会耽误你的美餐和欢庆。

我相信中国的消费者也同样是创新型,善于学习和接受新观念的。我相信螺旋盖的葡萄酒会被越来越多的中国消费者所了解和接受。

最后送大家一句话: “There are no great old wines, only great old bottles.”




参考资料:

wine companion Magazine 

James Halliday’s TOP 100 wines

McWilliam website

the drinksbusiness website

Decanter website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wine

Yalumba website 

Comments